鸡茸玉米浓汤

一起种地吧!

   就是来甜一把,这种略带翻译风第一次尝试……希望不要ooc

(๑•̀ㅂ•́)و✧  

不要看这个见鬼的题目,其实我非常严肃!


       他搔了搔他那看起来笨重又有点可爱的大鼻头,眼神乱飘一阵又直直地带点坚定意味地看着对方,习惯性地抿一下嘴,然后点点头说“是,对的,没错。”他好似想看看有什么人靠近一样向身后看了看,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你,索林橡木盾,山下的国王,愿不愿意…嗯……你愿不愿意…”说到这里,像是跑了很长的一段山路,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愿不愿意和一个看起来很笨拙的…嗯……霍比特人,我,比尔博巴金斯……一起种一颗橡木种子…呃……或者建一个……庄园,嗯?”他眨了眨眼睛。


        霍比特人浅棕色的小卷发在夕阳和不是十分寒冷的风中打着卷儿。


        “随时奉陪。”相比之下显得高大的矮人王在他坚毅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甚至可以说有点柔软的笑容,“以都灵的子孙之名发誓。”



         “菲力菲力看见没?我们有舅妈了!”



其实叶修一年要去两次南山公墓,一次是清明,一次是七夕。

#伞修#线段

第一次发文的小透明♪~(´ε` )

各种没逻辑( ̄o ̄) . z Z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苏妹子(/≧▽≦/)





苏沐橙有一个小毛病,有时候下雨时脚踝会有一点钝痛。那是小时候有一次下雨天崴了脚,当时没注意,后来发现落了风湿。
知道这个小毛病的人非常少,毕竟不是什么要命的病痛。

午睡醒了的时候,空气潮潮的,空调的凉风这时候有一种让人像是被湿润的纱巾包在身上的滑腻的感觉。苏沐橙起床下地,关了空调,赤足踩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响声。
“沐橙,起床了?外面下雨,地上凉,把拖鞋穿上。”隔壁书房传来转椅的轱辘滚动的声音。
“哦,马上。”苏沐橙麻利地穿上拖鞋,一溜小跑到书房,“嘿,居然没在玩荣耀啊,什么时候走啊叶修。”
叶修吞云吐雾,侧头看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就现在走,去换衣服吧。”
“嗯好。”苏沐橙回过头,狠狠地抿了一下唇。
如果说上一个秘密到现在只有叶修和自己两个人知道的话,下面这个秘密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苏沐橙,喜欢叶修。
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她确定自己没有对第二个男人有过这样的情感。而且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这一份感情是不会有结果的。

叶修从很多年前就深爱着一个人,那个人也爱他,他叫苏沐秋,他已经死了。
是的,苏沐秋,他,苏沐橙的亲哥哥。
她曾在无数个夜里悼念自己悲伤的感情,最后呜咽着把脑袋埋在双膝里。
她爱她的哥哥,可是有人比她更爱,她喜欢叶修,可是有人比她更喜欢。

亲人和死人是最不应该在感情上迁怒的两个人,更何况苏沐秋二者皆占。

今天是清明节,南山公墓的人很多,但苏沐秋的墓地这一片的人却极少。
叶修掐灭了烟,远远看见苏沐橙举着伞,怀里抱着一束花,从侧山的小径上来。
“这次又是什么花?”叶修接过苏沐橙手里的伞,帮她打在头上。
“薰衣草你都不认识?”俏皮地歪了一下头,眨了眨眼睛。
“诶,哥老了嘛,哪懂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
但是苏沐橙知道叶修是认识这花的,很久以前苏沐秋送给过他。
薰衣草,等待的爱。对于他们三人,都是莫名地合适呢。
那悲伤的紫色那么浓烈,几乎氤氲出了浅紫色的雾气,零零散散的青苔勾勒出雾气的形状,笼罩在素白的石碑上。
“有时候我觉得,要是那时候哥哥没有死,你是不是可能不会经历这么多。”因为他那么爱你。
“那肯定了。不过,现在不也挺好么!”
“我说,你会不会有时候想要是当初是自己替他离开, 他会不会也这么怀念你?”
“唔,这个嘛,你猜啊。”叶修轻轻淡淡地笑了笑,“走吧,一会雨该大了。”

叶修尝试着这么想过,但是他觉得没什么意义。
如果,是说如果,他有机会替苏沐秋去死,叶修觉得自己还是不会甘愿的。
人死了,就没了,谈何灵魂?叶修是唯物主义的人,他不知鬼神是怎么想的,他只知道自己痛不欲生。
叶修在苏沐秋去世的那一天痛不欲生。

浑身都疼啊,怎么会那么疼,好像自己才是那个被车压过的人。心里呢?心里也疼,就像是在撕裂的伤口里倒硫酸一样。没有感受过硫酸在伤口里腐蚀,可是他知道,那比伤口里倒酒精疼百倍。
这时候他才知道,像是吓到了极致时反而尖叫不出来;痛到了极致,也是流不出眼泪的。
怎么样都哭不出来,甚至有人觉得他患了心理疾病。一直到嘉世第一次夺冠。叶修抱着别人带给他的奖杯,泣不成声。
人类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心理学说对于受伤颇深的事情,人们会下意识地慢慢遗忘,譬如忘记那个人的脸,忘记他做过的事。
但是叶修不会,他用自己闲着的时间都在回忆苏沐秋,包括他脸上的每一片阴影,每一根线条,都清晰地仿佛仍在眼前。
于是,越清楚,越痛苦。

苏沐秋,我那么爱你,怎么会让你忍受这样的痛楚呢?
所以,我不会替你去死,我只会替你忍受这痛,彻骨的痛。

其实苏沐橙的秘密叶修是知道的,他用自己对苏沐秋露骨的怀恋意图抹去自己在妹妹心中不应该出现的地位。这是对苏沐橙的拯救,谁都没有错。
叶修可能本不会爱人,奈何世间竟有苏沐秋。
十五岁以前的叶修,懵懵懂懂,;十七岁以后的叶修,再无可恋。
也正是这样,叶修不可能回应苏沐橙的感情,苏沐橙也绝不会让叶修接受自己。
那是彼此都十分清楚的事:爱是如此纯粹的东西,全予一人足以。
年少的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一个人在你身边,那么爱你。低沉的,温柔的爱意却滋生了叛逆,你却把它当做取之不尽的财富肆意挥霍。
时间只给了叶修不到一年,然后她收回了自己的馈赠。

当我没有钱的时候,我才会发现之前吃过的每一个面包的珍贵。

如果把苏沐秋的一生,比作一条短短的线段,那么叶修的一生就是一条长长的的线段。两天线段的交点,恰好是短线段的终点。看起来,就像两天线段互相依偎,短线段支撑起了长线段的一生。
苏沐秋的一生只有十七年,他花了几乎一生的时间来等待相遇,于是叶修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来缅怀他。
苏沐秋被埋葬在了那个十七岁的夏天,连同叶修的青春与爱情一起,那个爱笑的少年永远地睡着了。

苏沐秋,你知道叶修有多么爱你么?
他用尽了自己的一生来爱你一个人。